Advertisements

Thursday, December 24, 2009

冬至与翁总一起吃汤圆


(借阿武叔部落格的照片,那天没带相机)


这一次的博客聚会,大伙儿有机会与贵人事忙的翁总一起吃午餐(虽然两点半,等了一会儿近三点吃午餐有点晚),对我而言,真的是荣幸。本来我可是坐在翁总对面的,还有三个位子,面对着门的,当然两个留了给主人家(翁总与阿武叔),我们的林放大哥因为解释说要正面对着翁总,便把第三个位子让给我,我也就这样坐到翁总隔壁了。

我想:反正我是无名小卒,这样一次有机会坐在总会长旁边,都托阿武叔的福,不要浪费,就“埋位”去。在马华里,我们有很多protocol的,怎有得让我坐到总会长那儿去,再来林放大哥是老前辈,应该让出位子给他跟翁总“对着看”。



加了盐加了醋
那下午,我整理好了的问题,都在找机会发问,因为总不能突然杀出个离太远的,让大家不能适从。也就来回再看过问题,避免重复发问,浪费纳税人的钱。一开始阿武叔发表声明,解释这场博聚的来龙去脉。过后翁总开腔,开始时他讲解硬设备(硬环境)的变动问题,过后是软设备(软环境)。他强调他上位后,并没有对这些设备做太大的调整。他也一再强调,大家过后听到的都加了盐加了醋。

我想:其实有很多问题,翁总可能回答了,但也有含糊其词的可能性,这样不知是咸还是甜的清况下,加盐加醋也不奇怪呀!


林放最“放”
那个下午,林放大哥问最多问题,问题也最辣、最直接。当他问翁总有没有看过老蔡的DVD时,我也愣了一下,因为不知翁总会如何回答,翁总也不隐瞒的回答说有但节奏太慢看不下去。

我想:一针见血,不拐弯抹角。


翁总双十特大后强烈感觉不太对劲
翁总对一位中委在双十特大后的一句:“要重选,谁都可以选,老翁老蔡不能再来。”过后便感觉不太对劲。这种强烈感觉再加上他打听到的一些对双十特大投票的某种pattern(如钩叉叉)让他明白有心人要去翁除蔡的阴谋。

我想:为何那么迟,打个头破血流后才感觉不对劲?

...to be continued.《待续》

2 comments:

hainansword said...

独行江湖的才子需要打到头破血流才感觉不对劲?你相信吗?有说过身陷十面埋伏的高人会那么后知后觉怎会坐上一党之尊呢?好令人失望啊!看起来比较像‘回马一枪封喉’或‘隔山打牛’吧?

tagskie said...

hi.. just dropping by here... have a nice day! http://kantahanan.blogspot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