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s

Sunday, July 26, 2009

不是说好一笑泯恩仇吗?

近来比较忙,要响应总会长的拼经济嘛,得努力点工作,拿多点project,但也不知自己要怎样跟马华配合,一起来拼。这也正好跟阿武叔昨日在巴生的马华雪州大会辩论的课题一样,马华要怎样做以便带领华社甚至大马所有人民一起去拼,但我不要拼到你死我活那种。

我这人华文语法能力不强,但怎样也可以写出几篇文章,把心里想说的告诉大家。这次,再忙也要写完这篇。八月四号,马华纪律委员会传召我们的署理总会长去听证会,会有怎样的结果,没人预料得到,但是肯定的是这样的做法会被人批评为炒冷菜,成年旧事重提。蔡细历不是已经在2008年头为自己的过失负责了吗?再来,这真的是他的私生活,被偷拍了的那种感觉也不好受吧?当我看到他站出来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时,脑里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遣责他。第二个想法就是赞赏他的敢做敢当。想想看,他所犯的错误,对你我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?我想,他是个能干的领袖,事情过了那么久,马华基层也赞同他的领导,那么应该给他一个机会,为华社谋一个更好的未来吧!

马华党选前,有个网站叫cakap-cakappolitik的,里面所写的,都是冲着翁诗杰而来。我也在那儿说了我真心的看法,但被一位老前辈不客气的回应,说我很会捧大脚,因为我知道翁诗杰将会很大可能会当选,所以认为我是优秀的马华党员。其实我不会捧大脚,我只是说出我心底里的话。因为我还有一个有良知的心。

马华党选至今,我们的总会长说了一些我记得非常清楚的话。其中一句便是:一笑泯恩仇。话是说了,但是我真的还是没有强烈感觉,来feel到他说的泯恩仇呀!虽然我非常不认同总会长的某些事情上的处理方式,但我要尊重他是我们的总会长,我总不能在这儿对我党的总领导人乱乱开炮吧?虽然我不担心过会被纪律处分,也不怕被告,其实我真的“惊”都没“惊”过。但主要原因还是,他曾经是我在马华里面最尊敬的领袖。

1998年当我在马大求学时,那时是我的第二年,那时还有Yayasan Johor的存在。那时候柔州的Exco Members都到马大来interview柔州子民。在其中所大厦外头等的华裔子民,interview他们的是我们尊贵的刘文丰州议员与蔡细历医生州议员。在等候的我们,求的只是一个interview的机会,能不能顺利过关都得听天由命。贵人事忙的老刘半路因有其它事物要处理便离席了(我到现才还是认为他是去处理重要事务,并不是其他在场人事所说的是去喝咖啡)。我也不信有一个姓刘的走出来说,刘文丰只说了一句,唉呀,姓刘的给你啦。如果是这样,我太太也姓刘,那么她也应该拿到吧?但可能我老婆比较大牌,她读的科系大把奖学金拿吧?!
这蔡医生还是默默耕耘,留下来interview其他在等的大学生。但我本应该被老刘interview的,因为老刘的贵人事忙,interview我的是其他UMNO的州议员。我回答得不好,所以理所当然落选了。这件事情让我感慨万千,也对蔡医生的勤力有一定的认同。那时的我不是马华党员,心里也只有火箭。

也因为没拿到那贷学金,我申请了郭氏奖学金,也顺利拿到了。最后也成功以不错的成绩毕业了。我也很感谢老刘,因为他的贵人事忙,让我深深体会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。

两次的dinner,让我更了解这位马华署理总会长。只能说他很亲民,有说服力,对事情的分解能力强,也很有判断力。绝对是个能够领军做战的领袖。我其实不明白为何会有某些人说一顿饭就能收买的事,因为如果一个人他本身没有领袖魅力,没有领导才华,再100顿饭也买不到一个人的“服”。我们又不是乞丐,为什么那么的来污辱我们?尊重别人也算是尊重自己。

八月四日后,马华纪律委员会的对蔡细历的判决,应该也会影响我这位小党员对马华未来的看法。

5 comments:

糊涂侠客 said...

问题是老总都不想笑,怎样泯恩仇呢?

春天 said...

谢谢侠客的留言。

问题就是这样,不想笑,为何要讲一笑泯恩仇?

PoliBug | 波力拔克 said...

谢谢春天分享,原来还有这样一段故事。

eddie said...

马华公会?解散好了。

都是一堆粪,为利益,为权益而争。

都是废人,没为公益办事的政党。

1:挺老翁的(找好处)步步高升!

2:挺CD蔡的(找机会)东山再起!

3:假中立的 (等时机)趁火打劫!

华人们!真正为华人社会的还有很多社团,只有付出,没问回报。

放下为利为权的政党,加入华人社团为民服务,不是更好吗?

吵,闹,挺,争等的党员真的为华社吗?在位的党员为华社争起到平等吗?好天真的马华党员们,你们都是一堆为利为权的人的牺牲品。

Kg Folk said...

请做做好心, 为华裔挽回一点尊严好吗?

马华特大的结果其实并不很意外,票箱开出来的结果是翁蔡应当一齐走。当翁蔡双方的势力差异不大时,第三股势力就真的能发挥它的效应!

马华特大举行之前,翁总还诬陷说第三股势力是由蔡醫生制造、搞出来的。蔡醫生会愚蠢到制造一个不赞成第三项议案,使得恢复蔡细历党职提案无法通过?真是的,一個充滿爭議的人,还想要留下来?

...

在马华特大举行之前,翁总不只一次信心十足的透过媒体放话:如果第一项提案被通过、他不会留恋权位,也会来个总辞。换句话说,他会卸下总会长和部长职位。但是中央代表们不卖他的帐!

马华特大成绩公布后,翁总没有在第一时间马上宣布辞去总会长职位,反而表示交由中委会及会长理事会决定,是一大败笔!!! 会长理事会及中委会的决定大过马华特大的决定?那何必开什么特大?还是幾個被委任官职或会长理事或中委的跳梁小醜不甘心,要逼中央代表们再一次招开特大?老天啊,马华真的会被这些跳梁小醜玩死!!!

...